我看宋書銘先生的二三事前些天因為需要一些民國初期北京太極拳名家宋書銘大師的資料,除了本身已經有的資料外也到網路上找了找,意外的找到一些我不知道的資料,今天就起個題目把看到這些資料給寫一寫,這些資料的來源請大家自己查,因為我可能會批評到這些資源來源的作者,不想節外生枝,所以就不寫來源了。首先來看一份有關批評宋書銘先生的文章大師,這篇文章是台灣一位很有名陳派潘姓老師寫的,文內主要指責宋書銘太極拳應該是得自楊家與陳家卻不肯明說,另外又指宋虛構家譜祖先宋遠橋得自張三丰等話云云,諸如此類等等!其實這篇文章看的我瞠目結舌,這位己經逝世陳拳的潘姓大師在台灣算是從學者眾多的,也濾桶曾經跟他的一些傳人推過手,實力如何相信大家心裡有數,且聽這些傳人學生描述這位潘姓老師是個學問修養俱佳的長者,但是文章顯露出來的文風似乎不是如此,這位潘老師幾乎是咀咒宋書銘先生,由於宋書銘先生晚景落魄,但抱道自負不願把自己知道的太極拳技術當作謀生的工具,所以雖然著作等身但是終老之時是兩袖清風,家徒四壁;我們站在一個客觀立場見到一個落魄的知識份子潦倒如此,應該也有一些惻隱之心,沒想到這位陳派潘姓老師一付幸災樂禍的口吻,並意指宋書銘先生仍是不肯承認本身太極拳是從陳派得來,所以會有落魄的下場和命運,文章看到這樣真是感慨,我只能以孟子的話《無惻隱之心,非人也!》來形容這位酒店經紀潘老師;在台灣一般而言,通常在台灣因為意見不同而導致咀咒,甚至會沒有惻隱同情之心而有幸災樂禍的情況多出現在政治問題方面的爭議情況,而這位陳派潘姓老師竟然只是因為太極拳跟宋書銘彼此的歷史觀不同而對人幸災樂福咀咒的情況,我想我不再相信他的傳人學生形容這位潘姓武者的人格與武德,他跟我之前形容的“不配談武的混混”基本上是一樣的,不同的他是個過世的混混。這位潘老師大概不知道他留下來的批評宋書銘先生的文字,其實可能會是自取其辱的來源;在那位潘姓老先生的文章裡談到一件事<許禹生、紀德、吳鑑泉等人與宋書銘推手皆隨其所指而跌奔騰其腕下,只最妙者,宋書銘一舉手,輒順其腕與肩,擲至酒店工作後方尋丈外。>這位潘姓老先生自我臉上貼金的說<這是陳派的x絲勁>,每次我看到類似的話語我都很笑的很無奈,也讓我想到在職場裡上常遇到有一些沒有本事的同事因為怕其他同事看不起他人員,所以喜歡把自己給托大,說什麼這個我一聽就懂,那個我早就學會了,那些事很簡單我以前就學過了,這位潘老先生也是同樣的混人,是個喜歡不懂裝會的心虛者。對這種情況我們只能嘆氣,因為<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只剩吹牛B。>把人家的功夫說成你家的,但為什麼沒見過也聽過你家的人做出來呢?希望這次不要又搬出因為失傳這句老詞,請換點新的吧!我後來在別的地方又找到一段介紹宋書銘與許禹生、吳鑑泉那批人推手的酒店打工文章,內容大概是:<許禹生與宋書銘一搭手,許就不自在,處處受掣,歪歪扭扭,不能自持。宋推手的路子不同,一般人推手,都喜歡用兩只手掌壓住對方 雙臂,宋則不同,兩手臂專在對方雙掌之下,用手背和胳膊外側與人接觸,他們推完,其他人多有不服氣,因為這一行人都 是當時京師太極拳翹首。然而與宋一搭手,不得了,竟然都和許禹生差不多,沒有一個人是宋書銘的對手。其最慘的是紀子修了,紀是先練岳家散手,後來從凌山學太極拳,凌山是楊祿禪的徒弟,以剛發著稱,所以紀子修是剛上加硬。他看到其他人柔化對付不了宋,他一搭手就是硬的,紀雙手掌死死壓在宋的雙臂之上。眼看紀要把宋壓垮,紀猛一用力打 算把酒店兼職宋擊翻在地,結果反而像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跌倒在地。>那位潘老先生對陳派見多識廣,但他可能不知道包括他自己敘述和另外篇文章描寫宋書銘的手法就是<吳派太極拳>的爛採花(採浪花),尤其那位潘老先生寫到:<許、紀、吳、劉等與宋推手竟皆隨其所指而跌奔騰其腕下,莫能自持,其最,妙者,宋氏一舉手,?順其腕與肩,擲至後方尋丈以外。>這種手法幾乎,目前沒有什麼人能作出來,之前在大陸一些吳派傳人的影片中有見過,但幾乎都不是很乾淨俐落,當然有些是套招套出來的,不過代表吳派傳人知道有這種手法,反觀陳派我幾乎沒看過這些手法,不用說大概又是失傳了!在余武男老師過世前,跟學生推酒店經紀手時常用這種手法,即使以我多余老師近三十公斤的重量,余老師亦將我拋轉至身後再拉回原位來,當時被這種手法打過的師兄弟無一不驚駭,而一旁觀看的師兄弟也無不驚嘆手法之精妙,難以形容。曾有位當時在讀大學的師弟一直想模仿此種手法,但無奈身手鬆柔火候俱不足,只能畫虎畫皮式的用強力手法模仿做一做樣子,偶而遇到功力比他差的勉強用強力手法作出,而某次他至某大學太極拳社推手,適逢別的國術社團來交流,他以此種手法強力將對手甩出再拉回,在場其他拳友無不驚異,寫這裡自我吹牛一下,有不服氣的就雅量容忍一下!在前文裡有提到宋書銘與紀子修交手的過程:<紀子修是先練岳家散手,後來從凌山學太極拳酒店工作,凌山是楊祿禪的徒弟,以剛發著稱,所以紀子修是剛上加硬。他看到其他人柔化對付不了宋,他一搭手就是硬的,紀雙手掌死死壓在宋的雙臂之上。眼看紀要把宋壓垮,紀猛一用力打 算把宋擊翻在地,結果反而像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跌倒在地。>我特別再提到這段是要跟此文章資料後面提到,宋書銘提供的《宋氏太極拳譜》抄本裡的<渾噩於身,全體發之於毛>以及宋書銘贈於的四句口訣中有一句<毛髮松彈手三陽>,其他三句話個人研究尚不是很清楚暫且不多談,只針對這句<毛髮松彈手三陽>談一下自己的看法,由於大陸的簡體字(髮)與(發)都是同一字,所以我想那句<毛髮松彈手三陽>是不是<毛發松彈酒店打工手三陽>的意思?如此比較符合<渾噩於身,發之於毛>的意思;而關於這種手法主要是以手臂之陽面(即較黑的一邊)去接敵,再以鬆柔之法將對手彈發而出或彈擊對手,這在前面文裡面也有提到宋書銘與許禹生推手一樣是用拳裡談到<兩手臂專在對方雙掌之下,用手背和胳膊外側與人接觸>,這種手法與一般拳種使用的部位不近相同,一般拳種由於握拳或是用掌捉拿劈,其力量之傳遞是由手臂的陰面即較白的一邊傳導,而真正鬆柔主陰隨的太極拳則多由陽面手背和胳膊外側與人接觸,這個手法我僅談到這裡,有心的人自己揣摩,搭配折疊身法運用更是無窮。宋書銘先生的存在給陳拳與楊派傳承的不同作了很大的佐證,證明太極拳酒店兼職不僅僅是源出一個系統,宋書銘先生跟左萊蓬道長的出現,證明在中國廣大的土地上有很多地方都有太極拳這種奇怪的拳種在流傳,好像蒲公英種籽在空中飛翔到各地方一樣,鬆柔太極拳的各個傳人同樣在歷史中國的各個地方悠遊,偶而便開出一朵美麗的花朵令人讚嘆,愛好的人也頗多但因為難得,因而出現錯把馮京當馬涼的情況,而將錯就錯的情況令那些沈醉其中的人不願面對,我們也無意喚醒那些不能面對現實的人,只是站在一個練鬆柔太極拳的角度上,寫一些文字資料以為紀錄,不一樣東西就是不一樣。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節能燈具YAHOO!

創作者介紹

Game

qd61qdnmf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